快讯:
搜索:
在线服务 编读往来  投稿信箱:bfxw@vip.sina.com  
您的位置:利剑网 >> 预防犯罪
儿童医院院长在围猎中迷失 认罪认罚获从宽处理
2019-05-07 20:05:01 来源:正义网
[ 字号 ] [评论] [主编信箱]

  

  庭审现场

  她在医疗卫生系统工作40年,曾经奋战在抗击“非典”第一线,妙手回春,使全省500多例“非典”疑似病人全部康复出院;曾经大刀阔斧锐意改革,推动儿童医院发展步入快车道,并因此获得“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优秀医院院长”“全国卫生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让人想不到的是,退休不到半年,却因受贿被立案调查。

  2019年4月10日,由安徽省淮北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金玉莲受贿案,在淮北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提出的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理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建议,当庭以受贿罪判处金玉莲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金玉莲当庭表示不上诉。据了解,这是安徽省检察机关办理的首例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职务犯罪案件。

  1.医院大楼改扩建,为关系户“量身定做”游戏规则

  今年67岁的金玉莲出生于安徽省宁国市,工作也起步于此。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金玉莲曾任宁国市卫生局局长,后调任安徽省妇幼保健所副所长、省立儿童医院副院长、省结核病防治研究所所长、省肺科医院院长,2007年4月开始任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直至2018年4月退休。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是直属于原安徽省卫计委的一家事业单位,2013年10月更名为安徽省儿童医院(以下统称“省儿童医院”)。

  金玉莲受贿问题全部发生在她担任省儿童医院院长、党委书记期间。经检察机关起诉、一审法院认定,金玉莲在前后11年时间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多次收受15人贿送的现金、购物卡共计人民币1161万余元、欧元4000元。记者梳理金玉莲15起受贿事实发现,其贿款主要来自于医院工程项目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及药品销售、职务晋升等三个方面的行贿人。

  刘玲(化名)系合肥某消防器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09年经人介绍,她认识了金玉莲。因为同为女性,刘玲常约金玉莲一起做美容,一起洗脚、喝茶或吃饭,关系逐渐熟络起来。交往一段时间后,金玉莲了解到刘玲做过建筑工程,人也比较低调,她认为这个人可靠、信得过。

  2011年,省儿童医院老住院部大楼要进行改扩建。一次聊天中,刘玲获悉这一消息后就问金玉莲,自己能不能参与这个工程。金玉莲说:“你哪有这个资质啊?”刘玲忙答道:“我自己有一套工程施工的班组,做事情都是很负责的,设备、技术也很好,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我们能顺利拿下这个项目,以后我会感谢你的。”听完这话,金玉莲没有反对,说:“你要找一个资质好的公司去参与投标。”刘玲保证说:“请金院长放心,我会操作好的。”

  过了几天,金玉莲将省儿童医院工程建设负责人介绍给刘玲认识,双方一番沟通,事情进展顺利。在金玉莲的帮助下,通过量身定做标书、透露标底的方式,刘玲挂靠的安徽一家知名建筑公司顺利中标承建省儿童医院老住院部大楼改扩建工程。2013年5月,金玉莲接受刘玲的请托,又通过同样的方式帮助她挂靠的另一家公司中标承建省儿童医院感染病区大楼工程。

  这两项工程中标价合计1.2亿余元,实际结算价达1.7亿余元,扣除各种费用,刘玲赚了不少。为了表示感谢,刘玲按照工程款5%左右的比例,通过转账和现金的方式,共送给金玉莲778万元。

  此外,金玉莲还在省儿童医院大楼内部的供氧系统改造、智能化系统、洁净手术部净化系统等工程项目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先后收受不同行贿人所送贿款共计100余万元。

  2.采购医疗器材设备,为照顾行贿人废掉招标结果

  金玉莲执掌省儿童医院,同时兼任该院医疗设备、卫生材料招标采购领导小组组长,药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医学装备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无论是工程项目建设,还是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只要她打了招呼、有倾向性的表态,投标者差不多都能如愿中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权威”,让金玉莲有了巨大的寻租空间。金玉莲被查处后,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在剖析此案时认为,金玉莲违纪违法行为触目惊心,造成的负面影响十分恶劣。

  文建设(化名)是安徽某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自己单干前,他先后做过北京两家制药和医疗用品公司的销售代表。2008年,因为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文建设认识了金玉莲。当时省儿童医院收治的部分孩子被发现患有肾结石,急需一台儿童医用专业碎石机。恰好文建设代理这一产品,省儿童医院设备科有关人员主动联系到文建设,并把他带到金玉莲办公室。经过洽谈,金玉莲认为文建设代理的设备价格合理、技术上能够满足要求,更重要的是医院对设备的需求很急迫,文建设又能够及时供货,所以当即就决定购买他代理的产品。

  文建设解了省儿童医院的燃眉之急,这让金玉莲很满意。不过后来文建设虽然多次想约金玉莲见面,但都被她以没有时间为由拒绝了。2009年3月,文建设再次邀约,金玉莲终于答应并在一个茶楼见面。这次见面,文建设送给金玉莲5万元。金玉莲略作推辞,收下了。

  2010年上半年,省儿童医院急需招标采购一批儿童用病床,文建设得知后,到金玉莲办公室找她,提出想做这个项目,金玉莲表示同意,但嘱咐文建设一定要确保及时供货。为了这事,金玉莲还专门给省儿童医院有关部门负责人打了招呼。然而最后开标的时候,文建设却没有中标,这让文建设很着急,因为他已提前向厂家支付了预付款,如果拿不下这个项目会损失很大。于是,文建设又找到金玉莲,请她一定帮忙想办法解决。金玉莲虽然很恼火,但后来还是安排设备科科长以中标公司提供的样品床不符合要求为由废除了招标结果,并让文建设比照前面中标企业的价格重新做了报价,同时用医院的自有资金临时采购了文建设预订好的儿童病床。为了表示感谢,文建设后来送给金玉莲10万元。

  在金玉莲的关照下,文建设之后又相继中标了多个项目。法院认定,2009年至2015年,金玉莲在家中等地多次共收受文建设贿送的85万元人民币和4000欧元。

  省儿童医院有个药事委员会,凡药品采购事项都要经过这个委员会研究。据有关人员回忆,只要会上金玉莲表态提出准备采购哪家公司的药品,其他参会人员都会同意。2009年至2015年间,省儿童医院使用的药品“喜炎平”,都是从金玉莲提议的两家公司先后购进,而代理这两家公司“喜炎平”的人叫高飞权(化名)。高飞权有多大能耐,换了家公司供应同样的药品,仍然能被选中?原来,他已陆陆续续“打点”给金玉莲25万元。据高飞权说,2008年以来,他共向省儿童医院销售包括“喜炎平”在内的药品和耗材达4600余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仅在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上金玉莲为他人提供帮助,就收受贿赂达200余万元。

  3.到案后主动坦白交代,认罪认罚获从宽处理

  金玉莲受贿案由安徽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安徽省检察院审查起诉。今年1月29日,安徽省检察院指定淮北市检察院进行审查起诉。淮北市检察院检察长唐保银承办了此案。面对19本案卷卷宗、15起犯罪指控、1100余万元涉案事实,他在一个半月的期限内,完成了审查案件、换押提审、沟通协调等工作,并在确保办案质量前提下,及时将该案提起公诉。

  唐保银在审查起诉时注意到,2018年9月6日,安徽省监察委对金玉莲采取留置措施。审查调查期间,金玉莲主动交代了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收受刘玲等9人980余万元财物的问题,对监察机关已掌握的收受文建设等6人100余万元的财物问题也予以坦白。同年12月,金玉莲退缴了全部1100余万元的违法违纪所得。

  另外,在安徽省检察院审查逮捕和淮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金玉莲均作如实供述,并真诚悔过、自愿认罪认罚。

  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基于法律规定和金玉莲的表现,唐保银考虑可对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遂在多次提审讯问金玉莲时,注意加强释法说理,告知其权利义务,保障其知悉并自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最终,金玉莲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在此期间,唐保银还多次向安徽省检察院、省监委会汇报,征得同意和争取支持。同时就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普通程序简化审理和量刑建议等问题,及时与淮北市中级法院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沟通协商,较好地发挥了办案检察官的主导作用。

  在上述工作基础上,唐保银郑重地在起诉书上写道:“建议判处被告人金玉莲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并建议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唐保银告诉记者,对金玉莲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一方面是考虑了比较重大的从轻情节,绝大多数都是她自己主动交代主动坦白的,虽然不是自首,但是坦白的幅度比较大。另一方面,她认罪态度一直比较好,没有反复,这些都是她悔罪的表现。

  “依据法律规定,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的,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经综合考虑被告人金玉莲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认罪态度、悔罪表现,以起点刑有期徒刑十年、罚金50万元作为量刑建议,在不突破法律底线的情况下,给予其最大限度的从轻处罚,体现了法律的尺度。”唐保银说。

  2019年4月10日,金玉莲受贿一案在淮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唐保银及其办案组简化出示了本案的全部证据,被告人金玉莲及其辩护律师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出示的全部证据材料均无异议。法庭对此予以确认,并采纳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当庭作了宣判。金玉莲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安徽省检察院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作为安徽省首例职务犯罪认罪认罚案件,金玉莲案的办理是一次有益尝试,是对法律的有效落实,既节约了司法资源,又提升了司法效能,汇聚了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三方合力,实现了法律严度、法律温度、法律尺度的三度融合,达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检察长说案

  对自己腐败行为的追悔,就是对自己人生的拯救

  安徽省淮北市检察院检察长 唐保银

  作为曾用高超医术救治病患、被光环笼罩的名医专家,金玉莲何以在利益诱惑面前,没有像莲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她又是怎样背弃了初心,没有做到“一片冰心在玉壶”?透视本案,在为金玉莲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带给我们深刻警示和凝重思考。

  首先,精神上“缺钙”,易得“软骨病”。“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理想信念是人生的精神支柱,理想信念缺位,思想变质,底线松动,行动上就会随之“一泻千里”,就会在“有心人”的围猎中迷失,从而在工程建设环节“暗箱操作”、在医药用品购销环节“明指暗定”、在款项支付环节“权力寻租”、在人事管理环节“权钱交易”、在逢年过节“感情投资”中陷入腐败泥沼不能自拔。

  其次,敬畏心“缺勤”,易失“免疫力”。被告人金玉莲本应正身修为,廉洁从医,以上率下,却因法纪意识、风险意识、防范意识淡漠,将“想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想当官”的教诲抛却脑后。敬畏之心缺失,肌体就会丧失免疫力,贪婪“病菌”便会乘虚而入,进而就会把权力当作索取利益的“印钞机”,任由汹涌的贪欲之潮漫过党纪国法之堤而不能自拔。

  最后,监督上“缺位”,易患“重病症”。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党组会议认为,金玉莲案反映出对直属单位领导班子的监督管理,特别是对一把手的监督上,还存在不到位甚至严重缺失的情况。在省监察委调查期间,金玉莲也曾深刻反省“权力是用来为党工作和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用来给自己谋私利的,不义之财不能沾不能爱,沾上它爱上它会葬送你的一切”。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只有真正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才能忠诚地为党和人民掌好权、用好权,也才能在人生、从政路上不跌跤。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被告人金玉莲作为医院“一把手”,手中拥有资金支配权、用人权等重大事项决策权,滥用权力无“底线”,选人用人越“红线”,权钱交易下的一笔笔丰厚回报,都是禁锢自由和幸福的沉重枷锁。

  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都要深刻认知“智从知来”,同心同德一如既往;深刻认知“政从正来”,为公为民一以贯之;深刻认知“得从德来”,清醒清白一尘不染;深刻认知“位从为来”,善作善成一丝不苟。

责任编辑:罗媛媛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查看评论
图片新闻
特别关注
热点评论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地方合作与项目 | 联系我们 | 本网诚聘
本网站所刊登的检察风云利剑网各种新闻 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检察风云利剑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7504426号 京ICP备09113005 投稿信箱:bfxw@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