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搜索:
在线服务 编读往来  投稿信箱:bfxw@vip.sina.com  
您的位置:利剑网 >> 社会民生
微山湖上的"黑"加油船:5人恶势力团伙暴力垄断柴油销售
2019-07-25 10:57:49 来源:正义网
[ 字号 ] [评论] [主编信箱]

  被告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逐渐垄断了微山湖水域和北湖水域的柴油销售——

  他们买了一艘大油船,强迫湖上一些船主买他们的柴油

  微山湖里有人非法采砂,有人却看作是商机,垄断水上柴油市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向采砂船船主、运砂船船主高价销售柴油。7月8日,经山东省微山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判处被告人张勇生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其他同案犯吴亚男等5人已于2018年12月21日因强迫交易罪被判处三年至一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强迫购买劣质柴油

  家住山东省微山县的史健,和居住在湖边的很多人一样“靠湖吃湖”,不同的是,他是开着船到湖里采砂。当然,他只敢在晚上趁着夜色行动,一旦被抓到,不但船会被扣押,人也会受到处罚。因为知道是非法的,史健和他的伙计从来都低调行事,不敢张扬。

  2017年1月13日,太阳下山后,史健张罗着出工,开着采砂船来到鲁桥镇仲浅水域。还没开始干活,一条加油船从远处驶过来,停靠在史健采砂船油箱位置,4个青年男子拿着加油枪相互配合着就往采砂船里加油。

  史健问:“我还没干活呢,我的船不用加油。”

  “你必须加,这边的船都加我的油,你不加不行。”其中一个人恶狠狠地说。

  “那你的柴油怎么卖,多少钱一升?”

  “你看,我们进了油开船到这里,怎么着也得比外边贵点不是,6.5元一升。你们船这么大,加6000块钱的吧!”

  史健突然想到曾听人说过,这边有强迫卖柴油的,不买就砸船、打人。自己船上本来人就少,肯定打不过,一家老小还指望着自己养活,船被砸了、人被打伤了,怎么挣钱,万一被举报非法采砂,还有牢狱之灾。想到这些,史健无奈之下就同意了。

  “当时,柴油的市场价是4.5元/升,他们卖得比市场价高2元,他们还给少加,买6000元的,他们最多加4000元的,质量还特别差,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敢不加他们的油。”史健说。

  妥协换来的不是安稳,而是对方的变本加厉。此后,史健又被迫买柴油3次,每次都是6000元。

  一个月后,2月17日晚上7点多,史健采砂时又碰到这伙人,对方拿着加油枪就要往采砂船里加油。几分钟后,史健实在忍无可忍,跑到加油船上把加油机按停了,对方四个人立即拿出钢管殴打史健,幸好被人及时拦下,只是鼻子被打伤。为避免再被打,史健躲在自己的船上。没想到,10多分钟后,来了两艘摩托艇,载了10多个人,一来就上了史健的采砂船,围着船上的人谩骂、恐吓。最后,史健拿出4800元交给对方后他们才离开。

  事情发生后,史健越想越窝囊,采砂本来就是冒风险,挣的钱还不够给他们的油钱呢,现在又被人打。气不过,史健狠下心来,把船卖掉停下采砂生意,到微山县公安局报案。

  垄断湖上柴油销售

  根据线索,2018年5月,吴亚男等5人先后被抓获归案,张勇生于2019年1月1日被抓获归案。在济宁市北湖区一个废弃池塘里,警方发现一艘加油用船只,船上有完好的内燃动力系统和完整的加油设备,经辨认,这艘船就是以吴亚男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强卖柴油所使用的加油船。

  吴亚男,1989年出生于山东省济宁市,2005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有赌博恶习。

  靠湖而生,村里有些人以给湖里的船加油谋生,吴亚男看到了商机。2017年春节前夕,吴亚男找到同村的孟某,每个月给他5000元,让他跟着到湖里记录采砂船的船号,统计采砂船的数量,进而估算出每天的进油量。前期调研工作完成后,吴亚男叫着同村的3个村民一起吃饭,共同商量卖柴油给采砂船的事情。最终达成一致,吴亚男为一股,另外3人为一股,凑钱买了一艘带挂浆机的平板铁船,加装了油舱、电动加油机、柴油发电机等装备,平板铁船变身加油船。后来,陆陆续续又吸纳了同村的另外4人加入该团伙,这4个人为一股。

  在村西头排灌站附近有一间屋子,下湖前,吴亚男他们会在这里集合,共同商量船今天去哪里,算一算近期的账目,商议下一步怎么扩大经营等,这里被当地村民称为“指挥部”。吴亚男虽然出现在“指挥部”里,但从不跟着去下湖,一直在屋子里等着。因为房子是违建的,一段时间后就被拆除了。

  起初,湖上有几家规模比较小的加油船,但吴亚男等人恶意打压,打砸了几次给别人送油的罐车,其他人再也不敢去湖里卖柴油了,他们逐渐垄断了微山湖水域和济宁市北湖水域的柴油销售。

  还有很多采砂船遭殃

  该团伙从批发商处购买柴油,批发商用油罐车把柴油运到湖堤边上,等油船靠近后通过管道加满。每次最多进五吨,卖完了再进新的,一般情况下是三天进一次油。

  因为是垄断,吴亚男等人肆意定价,每升比市场价高出1.5元至2元钱不等,而且柴油的质量差,每次加油也不给对方加足数量。即便一开始为图方便有自愿买的,但时间一长,大家知道实情后,就不愿意买他们的了。

  “他们肯定不愿意加我们的柴油,但是我们下湖去的人多,都是小青年,又比较恶,船主也想赚钱息事宁人,也就只有买我们卖的柴油了。”被告人张勇生供述说。“另外,买我们柴油的都是在湖里采砂运砂的人,本身采砂运砂就是违法的,所以他们就算是被强迫也不敢报警,我们抓住了他们这个心理才这么肆无忌惮地卖油。”

  挣钱了,出于安全考虑,2017年中旬,他们就共同出钱,花了几万块钱换了一艘带内燃机的大油船;还雇用了几个临时工,平时轮流着上加油船干活。

  但是,也不是每天都有生意做。采砂是被禁止的,严打的时候,采砂船不干了,他们的油也卖不出去,就停工;宽松一些的时候,采砂船下湖干活,他们的加油船也断断续续出来卖柴油。因为职能单位对微山湖非法采砂行为持续严厉打击,到2018年1月,一看没有生意不景气,他们就彻底不再干了。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至2017年11月,被告人吴亚男等8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微山湖水域、济宁市北湖水域等地多次向7名采砂船船主、运砂船船主高价销售柴油,交易金额共计39万余元。

责任编辑:罗媛媛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查看评论
图片新闻
特别关注
热点评论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地方合作与项目 | 联系我们 | 本网诚聘
本网站所刊登的检察风云利剑网各种新闻 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检察风云利剑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7504426号 京ICP备09113005 投稿信箱:bfxw@vip.sina.com